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九章 伊人魅惑弄公子
    虽相识不久,但明夜给翎茵的印象却是极好的。其实,在来羽陵之前,她便已经对这个少年将军有所耳闻了。

     她也曾与北越交过手,相较于叶昭和羽陵,越国版图辽阔,兵强马壮,一直以来吞并、叶昭、羽陵两国之心不死,基于各自利益考量,叶昭、羽陵以结盟之势共抗强越。

     晋王兵败之时也曾向叶昭求援,奈何当时的雪魄军困于本国叛乱不得抽身,原以为此次战争必将以羽陵元气大伤,割地称臣而结束。

     岂料,一个年轻将军的出现却轻易的改变了这一局面,而那个人,便是安明夜。

     所以,天子寿诞之日见到安明夜之时,便对他格外留意。

     初见之时,便被他如切如琢、温润如玉的样貌所惊,不禁感叹,世间竟有如此美丽的男子。

     相处下来,更觉此人气质雅然,文采风流,不似战场征伐的武将,更像是纵情山水的才子多一些。

     可是,今日这位翩翩公子的种种表现,却令她有些失望。他温润如玉、卓尔不群,却终究还是难逃美色。

     进入山洞之后,翎茵用砍来的树枝搭了个简易架子,又把柴草堆在一起,用刚捡到的火石点燃。

     “把衣裳脱下来吧。”翎茵一边让明夜脱衣服,一边动手脱去自己的衣裙。

     而后,将两人的衣裳搭在架子上,而后在火堆旁坐下,烘烤着身上的内衣,手中枝条不时拨弄着燃烧着的柴火。

     山洞,火堆,一双衣衫单薄的男女。明夜一边望着火光出神,一边回想着遇刺之时的种种情形。

     从身形招数上看,林中刺客应与当日侯府行刺的是同一路人,此番林中刺杀只是针对我与翎茵,而刻意忽略了同行的二位公主。

     然而,我年少离京,而翎茵公主又是初至京师,究竟是何人下此毒手呢。

     还有那个将我刺伤之人,他为何会突然收手没有取我性命,我仿佛看到了他眼神里透出的惊慌,莫非,他本不想杀我。可是,若真如此,为何又将我们逼至绝境。

     明夜抬了抬头,发现翎茵正玉手托腮,嘴角轻扬地望着他,似是在欣赏一件玩物。他不由得微微一怔,而后,抿了抿嘴。

     “公主,你,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 “方才你眉心深锁,目光出神,我还以为你灵魂出窍了呢。”翎茵收起脸上笑意,胡乱拨弄着面前的火堆道。

     “公主说笑了,”明夜微微笑了笑,“只是在想今日遇刺之事而已。”

     “哦,那是否想到了什么?”翎茵抚了抚衣领,问道。

     明夜摇了摇头,虽心有疑惑,却还是选择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 等待的时间总是过得太快,而找寻的时间有总是走得太快。月上枝头,楚随安的人马还没有找到通往崖下的路。

     在此之前,景王与芷兰二人与楚随安的人马相遇,景王说夜路难行,建议大家先做休息,待天亮之后继续寻找。

     可芷兰念主心切,执意不肯休息,于是,楚随安便让四名侍卫护送景王先行回宫,其余人原地休息,自己与芷兰二人点起火把继续寻找通往崖下之路。

     深山幽谷,没有打尖住店之所,亦无饮酒吃茶之地,于是,翎茵公主便出去寻了些野果充饥。

     翎茵觅食归来,明夜见她怀中只有些或红或黄的果实,觉得不死心又望着她上下打量了一番。

     “喂,你这是……”翎茵很不习惯被人这般“细品”,脸色变得有些不悦,“我身上有什么不妥之处吗?”

     “没,没有。”明夜一脸傻笑地摇摇头,“只是有些意外,我原本以为公主会抓一些山鸡、野兔、鱼之类的东西回来呢。”

     寒潭之中的确有鱼,可是,山鸡、野兔之类却不是那么容易找的。

     “我不喜欢吃肉,”翎茵不急不缓地将怀中果子放到地上,而后,直直的盯着明夜,“而且,我也不会烧饭做菜。”

     想来也是,人家堂堂公主殿下,出去给你摘野果已实属不易,你竟然还想着让她给你烧鱼烤鸡,简直是太不像话了。

     翎茵那不怒自威的目光让明夜不由得一颤,而后,一边伸手胡乱抓起一只果子,一边傻笑地道。

     “我,我……其实,我也不喜欢吃肉。”

     翎茵没有理会明夜,从中拣起一个红色的果子,也不着急放入口中,而是拿在手中把玩了一番。

     明夜侧头望向翎茵,此时的她秀发未束未系,仿佛还是原来的模样。可是,那种信手拈来的洒脱,较之那日宫廷初见之时完全是换了一个模样。

     那种感觉很特别,很亲切,也很迷人。他就这样望着她出了神,就连衣角被烧着了都浑然不觉。

     嗅到了烧焦的气味,翎茵转头望向明夜,看看他那被火焰侵蚀的衣角,再看看他一脸呆滞的表情,不急不缓地道。

     “哎,你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味道吗。”

     明夜蓦的回过神来,蹙了蹙眉,再缓缓低下头去,然后,不由得一惊。连忙一边脱衣,一边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 然后把衣裳丢在地上一阵猛踩,火是熄灭了,可是,那一件精致的衣裳却被烧了一个大洞,要不得了。

     明夜一脸窘态,翎茵却还是表情冷漠而平静,自顾自地吃着手中的果子,仿佛,身边的一切全然与自己无关似的。

     火光映照下,翎茵轻抚秀发,缓缓起身,举手投足间全无不怒自威的英姿,反而多了一丝妩媚动人的娇美。

     翎茵走到明夜身后,俯下身去,娴熟的从后面勾住他的脖颈,玉指纤纤抚摸着他俊美的侧脸。

     明夜从梦中醒来,眼神迷离间回了回头,然后,不由得一惊。

     叶昭公主那绝世出尘的脸上竟浮起一丝媚态,动情的目光摄人心魄,每一个表情,每一个动作都令人神魂颠倒。

     明夜并非经不起诱惑之徒,可是,不知怎的,那一刻他只觉血气上涌,心跳加速,方才还满是错愕的脸上竟也浮起一丝淫笑,仿佛全然失去了理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