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五章 明夜面圣景怡宫
    景怡宫,宁妃寝宫。

     昨夜明德帝于景怡宫就寝,早上身体抱恙,便继续留在那里。于是,便于景怡宫召见安明夜。

     宁妃是后宫嫔妃中唯一不争宠,不生娇的妃子,乃这步步心惊的深宫禁苑里一抹特别的存在。

     不过,后宫的腥风血雨不亚于朝堂上的权势纷争,宁妃可以从这人心狡诈,步步杀机的后宫里保全下来,且是最得势的一个,想来也定不简单。

     无害人之意,不可无防人之心。这句话,用以形容宁妃尤为恰当。

     近侍将安明夜引至殿内,自己便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 “末将给皇上请安,给宁妃娘娘请安。”安明夜近前几步,下跪施礼道。

     虽身体抱恙,明德帝依旧正襟危坐,脸色有些憔悴,目光尖锐仍然不失王者之气。

     “平身,明夜,这里并非朝堂,你且坐下答话吧。”

     “末将不敢。”安明夜站起身来,见明德帝说让自己坐下,不由得心里一惊,便又躬身道,“皇上面前,岂有下臣入座之礼。”

     “将军不必紧张,”见安明夜有些抵御反应,宁妃朱唇微启,浅笑道。“皇上让你坐你便坐下吧,这里又没有旁人。”

     安明夜抬头看看宁妃,那梨花浅笑美丽单纯,不带一丝芜杂,仿佛灵丹妙药一般有让人静气凝神之功效。

     他又转眼看看皇帝,明德帝再次示意他入座。于是,他便只得谢恩坐下。

     “满朝文武见到朕都会行君臣之礼,不过,礼数归礼数,百官究竟作何心思朕就不得而知了。”

     安明夜不知皇帝话中何意,却又不敢贸然相问,只得小心谨慎地等着皇帝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 “所以,君臣之礼固然重用,而忠君之心更为珍贵。明夜,此番你与叶昭公主遇刺,可曾从刺客身上看出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 “皇上,”安明夜回答道,“末将只知刺客乃训练有素的职业杀手,至于,刺客身份及其目的,末将不敢妄言。”

     “嗯。”明德帝微微颔首,不急不缓地道“你们遇刺其间京城里发生的事想必你已经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“末将听说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公然行刺叶昭来使与我朝名将,背后定然隐藏着一个惊天阴谋。明夜,朕钦命你全权查办此事,无论皇室宗亲,还是朝中权贵都不得阻拦于你。”

     “末将领命。”安明夜一边接受委派,一边表达心中顾虑,“只是末将资历尚浅,恐怕到时……”

     “这一点你不必担心,”明德帝从腰间取下一块圆形玉牌,“见此玉牌如朕亲临,有玉牌在手便不会有人不从。”

     语毕,明德帝将玉牌交给身边的宁妃,宁妃起身走向安明夜,将玉佩递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 “将军快接玉牌吧。”

     安明夜连忙起身,躬身施礼,两只手恭敬地将玉牌从宁妃手上接过去。而后,宁妃回身,他便也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 “朕今日叫你前来,除了此事,还有另外一事交代于你。”明德帝端起身边的茶杯,呷了一口。“你知道朕为何将端王禁足府中吗。”

     “因端王不听圣意,欲娶烟花女子为妃,故皇上命其于府中思过。”

     虽心中为端王不平,却也不敢明言。在他看来,端王之举非但未有不妥,反而是痴心情爱的典范。

     以貌取人者多,以出身断人者亦多,然而,高低贵贱宁有种乎。

     水曼虽身处泥淖,却独善其身。论样貌,堪当绝色倾城,论才华,不让四方才俊。若只因出身而有所成见,绝非贤者所为。

     不过,这样的话断然不可在皇帝面前说出来的,有心相助端王,也要选一个恰当的方式。

     “明夜,你与端王年幼相识,情谊深厚非常人能比。”明德帝放下手中茶杯,理了理衣袖。

     “其实,朕早有心立端王为太子,只是,若他只顾吟风弄月,儿女私情,又岂可当次重任。若其始终不成器,届时,朕也只能另觅他人。”

     “末将定当全力辅佐端王,绝不会辜负皇上苦心。”

     如此要紧之事,皇帝却没有避开宁妃,安明夜心中有些不解,不过,既然皇帝如此行事自然有其道理。只是,自己说话时还是要有所提防才好。

     “既如此,你说该如何才能让端王放下那个烟花女子呢?”

     “皇上,恕末将斗胆。”安明夜抱拳施礼,虽已有计策,却还是不得不小心说话。

     “且说来听听,无论说什么都恕你无罪。”见安明夜如此,明德比只得先让他打消顾虑。

     “皇上,末将以为,与其让端王放弃水曼,不如让他名正言顺地娶其为妻。”

     “让他名正言顺的娶其为妻,”明德帝虽不知安明夜究竟想说什么,却也很想听他说下去,“何谓名正言顺?”

     “眼下棘手的问题是端王爱慕上了一个烟花女子,且欲娶为正室。如果,水曼并非烟花之女,而是一个德才兼备的女子呢。”

     安明夜一字一句都小心谨慎,却也是信心满满。

     “一个烟花女子又如何摇身一变,成为德才兼备之女呢。”

     听完安明夜的回答,明德帝眼中闪过一丝失望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“你是说要借皇家之势欺骗天下人吗,可是,这悠悠众口又岂是皇家之力可以堵的了呢。”

     “皇上,末将并非此意。”安明夜脸上浮起一丝微笑,解释道。“末将的意思是要借皇家之名通告天下,而非蒙蔽世人。”

     “哦,是吗。”看安明夜成竹在胸的样子,明德帝又问,“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 “皇上,末将也曾见过水曼姑娘。她样貌绝美却不媚俗妖艳,身处泥淖却不染风尘。且饱读诗书,修养不输大家闺秀。”

     明德帝对安明夜所言并不十分意外,能够令端王痴迷的女子定非寻常烟花之辈,只是,即便如此有如何呢。

     世人只知当今三皇子迷上了一个舞姬,至于她的才学,她的德行世人并不关心。日后,若有人借此大做文章,端王名誉必然受损。

     “竟有如此之人,不过,兹事体大,朕还是不会让端王娶一个风尘女子为妃。”

     “皇上,月颜公主才貌双绝,身份高贵,当今天下无人不知公主美名。”皇帝心逝疑虑,安明夜便又继续解释。

     “若以公主之名举行一场风雅盛会,届时,若水曼姑娘一举扬名,成为与公主齐名的才女,彼时,端王的钟情自然便名正言顺。”

     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,明德帝可以将端王禁足,却不可让其心服。如此看来,安明夜所言倒不失为一个两全其美之策。

     考虑过后,明德帝心中甚悦。

     “听上去倒是个不错的主意,不过,你确定那位水曼姑娘可以一句扬名,而不是颜面扫地。”

     “皇上,末将确信水曼姑娘有真才实学,而非以**人之辈。”安明夜微微抬高声音,言语间底气十足。

     “好,就依你所言。”许是了了一桩心事,明德帝脸上的憔悴之色散了一些,“切记,今日之事觉不可传扬出去。”

     “末将明白。”

     “明夜,你夜宿后宫难免惹人非议。不过,如今颜儿昏迷未醒,情烟心力憔悴,你要好好劝劝她。不必理会那些流言蜚语,暂且于宫中住下吧。”

     “是,皇上。”

     “行了,你先回去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