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一章 心怀忐忑回宫廷
    翎茵让他忘了昨夜之事,可是,这等事情又岂是说忘便可忘记的呢。他不知如何是好,仿佛提起一次便是对她的又一次冒犯。

     一夜过去,明夜体内之毒虽未完全消解,却也已然恢复体力,无须再靠他人搀扶。

     翎茵执剑而起,明夜便拿起佩剑,跟着一起往洞外走去。

     山谷蜿蜒,崖壁险峻。除了二人走过的脚印,再无其他踪迹,没有其他办法,便唯有朝着一个方向前行,希望可以尽快从谷中走出去。

     从晨曦微露至日上三竿,他们不知拐过多少的弯,行了多少的路,却始终未见山谷尽头亦无可以攀登之处。

     一路走来,她与他只是并肩而行,却未开口说一句话。虽说旧事莫重提,但她与他心里都种下一个结,非一时一日可以消解。

     明夜自小玩世不恭,非恪守顽固礼教之人。可是,他也清楚的明白今时今日一个女子失去贞洁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 倘若翎茵不是叶昭公主,他或许可以选择娶其为妻,承担所谓男子应尽的责任。

     然而,偏偏她是金枝玉叶的公主,他又岂敢高攀。

     再者说,感情之事本是勉强不来的,若因失去贞洁而同一个不爱的男子成亲,反而是一种悲剧。

     叶昭民风虽较羽陵开放一些,但未婚失身亦非同小可,且翎茵贵为叶昭公主,倘若传扬出去,恐有损国体。

     明夜对翎茵满心愧疚,在翎茵看来却是并非如此。她清楚的是自己先诱惑于他,才招致昨夜之事。

     因此,在她看来,有愧于人的是自己而非明夜。是她美色相诱与他发生关系,是她害得他因此心生愧疚。

     在她心中,完美的解决之策唯有一个,便是二人可以相爱,如此一来发生那样关系便不足为虑。

     只是,感情之事又岂是强求的了呢。她不可以勉强自己爱上别人,更不可能强迫他人爱上自己。

     既然什么都于事无补,便唯有顺其自然,由他去吧。

     翎茵与明夜寻找出去之路,宫里出来之人也在四处寻找他们。

     不知这是不是讽刺,楚随安与芷兰二人彻夜未眠却一无所获,反倒是就地休息,天亮而行的第二路人马遇见了明夜与翎茵。

     按照约定,任何一方寻到公主下落便即刻以烟花为号通知其他人,于是,侍卫们便点起烟花,而后护送二人回宫。

     明夜与翎茵回到皇宫之时已经入夜,倾颜仍然昏迷不醒,姐姐依旧守在身旁。

     一边愁事未解,一边又有其他变故发生了。

     得知沈倾颜昏迷之事,回京之后,明夜、翎茵便径直赶往昭华宫。

     遇刺之事发生之后,沈情烟便一直守在妹妹身边,满心焦虑,不眠不休。此刻,因为太过疲惫,靠在榻前在打瞌睡。

     “回来了,公主,安将军和叶昭公主回来了!”

     外面传来宫女高声的呼喊,声音愈来愈近,直到随着脚步声一起传进院内。

     沈情烟被呼喊声惊醒,恍惚间以为是在做梦,当那张熟悉的面庞出现在门口之时,才不由得面露惊喜,匆匆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 “明夜,翎茵公主,你们总算平安回来了。”看到安明夜那被鲜血染红的衣衫,沈情烟那面露喜色的脸上又浮起一丝阴郁,“明夜,你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公主不要担心,一点小伤而已,并无大碍。”安明夜不愿沈情烟过分担心,便刻意隐瞒了中毒之事。

     “公主莫急,安将军因救我为暗器所伤,此刻已无大碍。”

     看出了安明夜的心思,翎茵便也只说他为暗器所伤,没有提起安明夜中毒之事。

     “小公主她……”

     一方面是担心沈倾颜,另一方面也不想继续在自己伤势上面纠缠,安明夜边说着边往榻前走去。

     “我们回宫途中不慎坠马,颜儿她头部受伤陷于昏迷。”沈情烟一边向里面走,一边跟安明夜解释着。

     “御医怎么说?”

     “御医说可能不日便会醒来,也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 长睡不醒这样的话终于还是不忍说出口,但听者亦可猜出那未说完的一半是什么。

     安明夜心中暗骂一声“庸医”,可转念一想生气又有何用,御医束手无策,他这位天颜将军不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吗。

     “公主,小公主她吉人自有天相,一定会醒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 “明夜,你与翎茵公主平安归来,我悬着的心总算可以放下一半了。”沈情烟长舒了一口气,对侍女雪儿吩咐道。

     “雪儿,让御膳房备些饭菜,在外两日,翎茵公主与安将军一定饿坏了。”

     “是,公主。”

     侍女雪儿一边答应着,一边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 虽饿了一日,但此刻安明夜却也无心吃饭,方欲开口,侍女风儿便插嘴道。

     “安将军,公主她因为满心忧虑,茶饭不思,也是滴水未进了。”

     在这深宫禁苑,身份低微的侍女,早已学会了察言观色。

     而且,风儿、雪儿这两个侍女跟自家主子感情深厚,明夜与翎茵生死未卜之时,无论如何相劝,沈情烟都不肯进食。

     而今,总算是开口说要吃饭了,若安明夜说没有胃口,她恐怕便也无心晚餐了。

     话到嘴边,又咽了下去。安明夜挤出一抹微笑,目光却不由得往一旁的翎茵身上望去。

     “对,我的确是有些饿了。”

     这时,外面又传来一阵匆匆的脚步声,那人正是芷兰。看到信号烟花之后,她与楚随安便也即刻起身,返回京城。

     因为位置较远,便回来的迟了一些。

     楚随安身份所限,不得进入这后宫禁苑,便先回了将军府。而芷兰念主心切,便一个人进了宫。

     芷兰虽非皇室,却与翎茵关系甚好,私下更以姐妹相称。且来者是客,沈情烟便留她同桌用膳。

     同时,吩咐风儿去安平侯府取两件衣裳,供安明夜换洗之用。

     芷兰心直口快,质问道。

     “我家公主在羽陵境内遇刺,虽有惊无险,贵国还是应该尽快查明幕后黑手,给我家公主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 话虽如此,但此时此刻,此等口吻说这些话确是有些不妥。于是,未等对方答话,翎茵便又赔礼道。

     “芷兰自幼与我一起长大,心直口快,不失礼数,还望公主多多包涵。”

     “公主言重了,此事发生在羽陵境内,我们自当给公主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 沈情烟面带微笑,对方虽然有些冒犯,她也并不生气。

     面前这位芷兰姑娘虽说话上多有冒犯,却总比那些攻于心计,口蜜腹剑之徒要强上百倍、千倍。

     纵观羽陵朝野上下,如芷兰这般心性单纯、直来直去者又有几人呢。想到这里,沈情烟对这个爽朗姑娘的喜欢便又多了几分。

     安明夜并非第一次跟沈情烟同桌而坐,虽一个是千金之躯,一个是朝下之臣,却自幼相识,情谊深厚。

     这一次同桌用膳,安明夜却有些不太自然,给人一种心不在焉的感觉。

     虽看出安明夜脸上的异样,鉴于有旁人在场,沈情烟便也没有多问什么。

     吃过饭后,她便吩咐雪儿带翎茵、芷兰二人回房休息,却把安明夜留了下在,让他于宫中暂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