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六章 林中遇刺惨坠马
    宁妃年轻貌美,又知书达理,作为父皇的宠妃却为人低调,从未恃宠生娇,称得上这深宫禁苑里一种特别的存在。

     宁妃的年龄与姐姐相差无几,我一直搞不懂,如她那般年轻貌美的女子,又非追名逐利之辈,为何偏偏要嫁入宫来成为皇上的女人。

     “槿瑶公主还是这般心直口快,”宁妃低眉浅笑,并未有不悦之色,而后她的目光又落在明夜身上,“对了,这位公子很是眼生,不知是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在下安明夜,给宁妃娘娘请安。”虽长期在外,明夜也明白宫中的礼节,他一边下跪施礼,一边自我介绍。

     “不必多礼,”宁妃面色平静地打量着明夜,“原来这位便是击退越人的少年英雄啊,果然是风华正茂、器宇不凡。”

     “娘娘过奖了。”明夜微微颔首,面带微笑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 这是明夜第一次见到宁妃,我怎么也不会想到,未来的某一天这两个名字会联系在一起。

     姐姐说,这深宫禁苑内无论尊贵、卑微,每一个人都身不由己,包括高高在上的父皇。

     姐姐睿智,举世难寻。她说的话我从不怀疑,只是那时我不懂,我以为人生在世想去哪里便去哪里,想做什么便做什么,何来那般身不由己呢。

     我以为万般烦恼皆自惹,我命由己不由人。

     不料,这一年开始的一桩桩一件件,无情地撕扯着我心底的防线,撕破一些,再撕破一些,直到最后揉成灰烬。

     翎茵公主回叶昭前,我们一起前往京城西面的蝴蝶谷游玩,姐姐不善骑马,便与明夜共乘一匹。

     走在前面的明夜和翎茵公主突然勒马停下,直觉告诉他们这条路有问题,还未容得想明白,两支十字镖便分别向他们飞去。

     恐那镖有毒,又来不及拔剑,他们不敢用手触碰,只得飞身躲避,幸好避开了那突如其来的夺命镖。

     这时,隐于树上的杀手结队而出。

     顷刻间,我们便置身于杀手的前后夹击之下。僵持片刻,其中一人挥了挥手,其他人便一起飞身而上向我们杀来。

     姐姐不懂武功,而我虽也曾习武,却功夫低微,如此情境自保尚且困难,更无力保护姐姐。

     明夜与翎茵公主对视一下,而后便默契版的一个向前,一个向后抵挡杀手。

     虽然明夜与翎茵皆是身怀绝技,但毕竟杀手人多,想要冲破他二人也并非难事,奇怪的是,杀手们却只与他二人厮杀,全然忽视了我与姐姐的存在。

     马儿受惊,姐姐身子一歪从马上跌了下来,我飞身下马想要接住姐姐,奈何动作太慢还是迟了一步。

     扶起姐姐后,我们便连忙往旁边的树林里躲了躲,却也没有躲太远,只是在十余步外的地方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明夜剑势凌厉,杀手也非泛泛之辈,短兵相接之下,明夜一次次把杀手们击退,又一次次被对方反击了回来。

     而翎茵公主那边与明夜的情况极其相似,杀手们伤不到翎茵与明夜,而他们也无法冲破杀手的围攻。

     就这样退后一些,再退后一些,直到二人肩并肩被逼至一处。

     我与姐姐躲在十余步外,满心焦急却束手无策,我们无力上前相助,甚至连分担杀手兵力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 翎茵公主与明夜相视一下,许是成竹在胸,许是不想让翎茵公主担心,明夜嘴角轻扬,竟是一脸轻松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 而后,便继续与杀手的苦战。

     突然,一个杀手的长剑从背后向明夜刺过去,而明夜却全然不知,也无暇来顾,正当此时,另一个杀手却飞身而起在明夜左肩上踢了一脚。

     明夜被踢倒在地,却刚好躲过了那背后一刺。

     倒地之后,又有三个杀手趁机挥剑向其砍去。明夜横剑而出,挡住了三柄长剑,而后翻身跃起,这才缓解了危机。

     这时,明夜一边与杀手厮杀,一边喊着让我和姐姐先走。我满心焦急,却有心无力,留在这里只能成为他们的累赘。无奈之下,只得选择离开。

     我一心想快些赶回京城,路上便行得急些,不料,快要走出林**的时候,身下的马儿一惊,然后,我与姐姐便一起跌了下去。

     这一次我摔得很重,头坠地的那一瞬我感觉眼睛被极强的光刺了一下,而后是五彩斑斓的幻影,再然后我便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 ——《槿瑶公主手记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