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三章 夜色深沉人不寐
    “明夜,青元他虽无心权位,却终不得置身事外。如今,修文远在他乡,朝野上下,他可以仰仗的唯有你与随安二人了。”

     端王与沈情烟虽非一母所生,却姐弟情深,这样纯粹真挚的亲情于这帝王之家,实属珍贵难得。

     安明夜、楚随安、骆修文三人自幼与端王姐弟一起,情谊之深非常人可比,无外人在场,他们都是以名讳相称,而不拘主臣之礼。

     骆修文十五岁高中状元,同年外放为官,出任樱州司马,可谓平步青云,如今已为一方太守。

     楚随安年少为将,骆修文在外为官。皇室之外,此二人升官最快,朝野认为此乃皇帝偏爱,有心栽培,而这两位年轻才俊也被归于端王派。

     而今,安明夜扬名而归,端王三子皆入仕途,成为辅助端王的左膀右臂。

     只是,端王不屑结党营私,也鲜与朝臣来往,眼下可以为之谋划的也仅有“端王三子”而已。

     “公主,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 安明夜稍稍顿了顿,续道。

     “皇上是有心传位于青元的,只是当下青元羽翼未丰,若立为太子恐对其不利,所以才……”

     “这我知道,”沈情烟轻叹了口气,“只是无论如何康王、景王二人都不会甘心他人坐上太子之位,为了夺嫡,只恐其铤而走险。”

     沈情烟所虑正是安明夜所忧,人生于世,许多事都身不由己。你无心与人相争,他人却不会放过于你。

     若端王入主东宫,两外两位皇子绝不会让其坐稳太子之位,届时他将成为众矢之的,骨肉相残在所难免。

     倘若最后荣登大宝的并非端王,而是康王、宁王中的一个,其心胸之狭隘,定会对其他两位皇子动手。

     彼时,无论是端王,还是相助于他的“端王三子”,甚至是沈情烟这个嫡长女都难以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 所以,为今之计只有说服端王夺权,至少,要做好应对之策。

     当然,若只为保全自己还有另一种选择,便是加入敌方阵营。不过,他们气节之高,又岂会行如此不义之举。

     “现在我与阿楚手上各有一支兵马,若发生什么变故,应该还可以应付。”

     话至此处,安明夜稍稍顿了顿,脸上浮起一丝淡淡的阴郁。

     “只是,日后我二人手上的兵权恐难握的安稳。”

     “明枪易躲,暗箭难防。”

     沈情烟平静地拨弄着烛台上的灯芯,缓缓道。

     “杀人不一定要动刀兵,有些时候,一张口比刀锋剑刃更利。明夜,日后行事要万分小心,以免中了小人奸计。”

     “明夜记下了,眼下的问题是青元无心政务,无心皇位,若始终如此,恐皇上也不敢贸然托付江山。届时,皇位落于他人,恐怕我们都难以保全。”

     “明夜,”沈情烟望向身边的安明夜,眼波温婉里流露出的半是命令,半是恳求,“你可不可以说服青元,让他不要那么我行我素,暂且忍让一下。”

     这样的话,沈情烟只能对安明夜说。

     她那个弟弟她是最清楚了,让他为了皇位向父亲低头,变成一个察言观色、审时度势之人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 若世间还有一人可以说服他,那个人只可能是安明夜。

     楚随安锋芒毕露,行事向来直爽果决,战场征伐,决胜千里可以,若要论朝野之争,阴谋阳谋之事他便全无兴致。

     至于骆修文,他虽饱读诗书,也研习过谋略类的典籍,不过,毕竟书生气太重,亦非最佳人选。

     而安明夜文采不输骆修文,武艺更胜楚随安,年少之时他便是沈青元最欣赏,也是最相投的一人。

     沈青元狂放潇洒,安明夜不羁于世,曾经的二人互为知己,成为这易安城里一双特别的存在。

     只是,后来安平侯以平叛之名迁往蜀地,当时还有一道暗谕:未受皇命,永世不得回京。

     所以,一别数年,安明夜都未曾回过京城,更不可能入宫见二位公主。

     直到越人大兵压境,朝廷兵马节节败退,国难当头,重召安平侯挂晒出征。对越一战,安明夜沙场扬名,才得以重返京城。

     此番经历,让安明夜懂得了身处庙堂,每一步都如履薄冰,权贵之下,实则是左右相争。

     如今的他,已不再年少轻狂,更不敢放肆行事。他知道,自己的一言一行不仅会害了自己,更可能会为家人招来祸患。

     而今的沈青元,更像是当初的安明夜,所以,若想让其暂且忍让,安明夜是最合适的人选。

     “公主,我……”迟疑片刻,安明夜终于还是点了点头,“嗯,我一定可以说服青元的。”

     其实,话说出口,安明夜也并无十足把握。甚至,是一点底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 当晚,沈情烟与安明夜一直聊到过了子时才各自休息。

     沈情烟于安明夜来说,是一个特别的存在,他们自小一起长大,虽贵为公主,沈情烟却对明夜照顾有加。

     年少之时,只是觉得彼此亲近,那样的亲近更倾于友情、亲情。

     随着年岁增长,年纪最小的沈倾颜都已落的亭亭玉立,年纪最长的姐姐更是身材高挑,温婉迷人。

     而明夜对沈情烟的感情也渐渐复杂起来,他对她是尊敬,也是喜欢。

     有时候,觉得她是大气温婉的姐姐,可以撒娇依赖。有时候,又觉得她是娇小可人的妹妹,想要温柔呵护。

     而对同样青梅竹马的沈倾颜,他却只有疼惜、关爱的感觉。那种感情很清晰,是朋友情谊。

     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对沈情烟萌生爱意,或许,他只是不敢承认这份情爱。

     感情之事,是最让人伤神的。无论你是多么潇洒,多么不羁,一旦落入一个情字,便难以抽身。

     而且,昨夜他又与翎茵发生了那种关系,便就愈发不知该如何相对。

     明夜难以入眠,翎茵亦辗转反侧。

     不知为何,她一闭上眼睛,便会浮现起山洞里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 那风骚诱人的举动,那销魂蚀骨的声音,仿佛刻在了她的脑子里,如何也抹不去。

     她不是卖弄风情的女子,亦非没有情爱的木头。回忆起那晚之事,她没有任何委屈,也不觉得丝毫羞耻,甚至,会心中窃喜,希望再有一次。

     莫非,是对这个男子动情了。否则,为何闭上双眼,心中填满的都是他的模样。

     她往里翻了翻身,脸上浮起一丝甜甜的笑意。一定是的,一定是对他动情了。

     可是,还不知道他的心思。我该跟他表露心意吗,还是等他先……

     就这样,翻来覆去直到黎明将近,翎茵才终于睡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