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八章 会下蛋的公鸡!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白风自然就醒了,此时才五点半。

     一个鲤鱼打挺就起了床,感觉浑身气血涌动,像是有使不完的力气一样。

     白风穿上衣服,来到书房,准备拿出剩下的人参炖汤。

     “嗯?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白风一进门就看到掉落在地上的盒子,盛放在里面的人参却是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 “遭了贼?”

     白风呐呐自语,随后又觉得不可能,因为除了少了人参以外,没有少其它东西。

     白风摸不着头脑,也只能郁闷的来到厨房,不怀好意的打量起大公鸡和穿山甲,像是在考虑先吃那个。

     “喔!”

     看着白风不怀好意的目光,大公鸡身子一抖,既然掉下来颗粉红色的鸡蛋!

     “公鸡也能下蛋?”

     白风一脸惊奇,伸手捡起了那颗鸡蛋。

     鸡蛋外壳呈现粉红色,比一般鸡蛋略大,触手温热。

     “五个光环的生物出产的鸡蛋应该也不是凡品吧?”

     白风打量了手上鸡蛋一番之后想到,随后开启眼睛的异能朝手中的鸡蛋看去。

     “两个光环!”

     白风一脸震惊,鸡蛋的表面两层光环环绕,只是第二层光环颜色很黯淡,像是随时都要消失一般。

     饶是如此,白风也惊喜万分,这鸡蛋的品质都比把自己买的五十年份的野山参甩了一条街了,这只鸡完全可以留着专门下蛋!

 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鸡就不能杀了,还得好吃好喝的养着,那么就吃穿山甲吧。”

     白风立马改了主意,等这只鸡不能下蛋了,或者下的蛋不能满足自己时,就可以吃鸡了。

     大公鸡正庆幸自己逃过一劫,听到白风自言自语后立马傻眼了,这尼玛怎么看以后的日子都不好过啊,一定要逃离魔爪!

     白风小心的把鸡蛋放进冰箱,随后抓起穿山甲开始料理起来。

     这只穿山甲足有脸盆大小,光环的颜色也比昨天吃掉的螃蟹更明亮,想来药力应该也强出不少。

     白风留下了一半穿山甲肉,放进冰箱冷藏,准备下顿再吃。

     剩下的一半则是做成红烧穿山甲肉,直接一边用手机搜索出来做法,然后白风有学有样的烹饪起来。

     “呲!”

     刚一下锅,一阵肉香就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 一旁正在考虑怎么逃跑的大公鸡也转过头来,扑哧煽动翅膀,跳上了煤气灶的灶台,眼巴巴的看着锅里不断沉浮的穿山甲肉,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。

     “这么贪吃?一边玩去,别把毛烧掉了。”

     白风看得哭笑不得,你特么是只鸡啊!这表情算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 现在这鸡在白风眼中可是宝贝,生怕一不小心就出事了,急忙把大公鸡赶下了灶台。

     一个小时后,一道色香味俱全的红烧穿山甲肉就做好了,顿时香飘满屋。

 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 白风端着盘子,闻着香味动了动喉咙。

     二话不说,白风把盘子放在桌子上后,夹了一块肉放进嘴里。

     “太好吃了!”

     白风惊叫一声,三两口把嘴里的肉咽下肚子,又夹了一块。

     这穿山甲肉不肥不瘦,再加上烧了一个小时,肉质早就熟烂了,入嘴嫩滑,鲜美无比。

     “咯咯!”

     大公鸡急了,叫着飞上了桌子,喙啄向盘子里。

     “想抢?没门,你是一只鸡,吃什么肉,回头给你买点青菜叶子,大米。”

     白风手疾眼快,一把就抓住了大公鸡的脖子。

     “咯咯!”

     大公鸡慌了神,胡乱的拍打着翅膀,双脚乱蹬。

     “好大的力气!”

     白风感觉到手中传来一股大力,险些被其挣脱。

     这也是白风起先不以为意,也害怕用力过大伤害到这只大公鸡。

     但这股力量虽大,但对白风来说还不算什么,稍微一使力,大公鸡就没辙了,一脸凶狠的用两颗小眼睛瞪着白风。

     白风无语,把大公鸡放到了地上,在盘子里扒拉了半天,找出一块最小的肉扔向大公鸡。

     大公鸡眼中一亮,急忙飞扑上前,接住了半空中的肉块,咽下肚子。

     “咯咯!”

     大公鸡吃了一块肉之后还不满足,又看向了白风盘子里。

     “没你的份了,剩下的都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 白风一脸嫌弃的看着这只贪吃的大公鸡,转过头不去看它,自己享受起来。

     一丝丝暖流从白风的胃部爆发,冲向全身,白风吃完后提着剑就出门了。

     大公鸡被关在了家里,白风走后大公鸡蹦蹦跳跳的满屋子跑着,颇有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感觉。

     白风来到自己练剑的老地方,拔出没有开锋的铁剑,开始练了起来。

     时而慢如公园里老人练习的剑,时而快若闪电,不时还停下来用手比划两下。

     “哎?你看那人好奇怪啊。”

     两个早起锻炼身体的女孩跑步经过这里,看见正在用手比划剑招的白风,一女孩对旁边的同伴说道。

     “别管那么多,兴许是脑子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 余梦茂拉着云凌可就要离去。

     “梦姐,那个年轻人好像是在练剑法,我们过去看看吧?”

     云凌可用大眼睛看着余梦茂。

     “那就更不能去了,万一那人脑子不正常,给我们一剑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余梦茂试图打消云凌可的想法。

     “梦姐,我们就过去看一眼就走,好不好嘛?”

     云凌可摇着余梦茂的手臂,撒娇的说道。

     “好吧,不过我们就过去看一下,看了就走。”

     余梦茂满脸无奈,这妮子对什么都好奇,迟早要吃大亏。

     白风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没有注意到两个女孩朝着自己走来。

     “还差点什么呢?总感觉一些地方使出来有些别扭。”

     白风默默想到,总有那么几处,自己一练到那里,就会觉得力不从心,气血翻涌,会有一瞬间的停顿。

     或许应付比自己弱的人有效,但一旦遇见和自身相差无几,或者比自己强的人,这一瞬间的破绽足以致命!

     同时这几处破绽也是阻挡着自身剑法进步,不解决这几处问题,自己的剑法就一直会停留在炉火纯青之上。

     白风闭上眼睛,默默的回想着梦中十几年的练剑经验。

     虽然梦中练剑的人不是自己,但自己却能感受到他每一次出剑的角度,发力方式,以及剑身的颤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