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九章 凭什么?
    “明明什么都一样,角度,力道完全一样,怎么就是差一点?”

     白风苦苦思索,像是陷入了魔障。

     云凌可,余梦茂两人来到白风旁边不远处,看着眼前这男子一脸迷茫与思索。

     “一样?一样!哈哈!我明白了!”

     白风眼前一亮,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感觉到别扭了,想明白之后大笑出声。

     就是因为梦中十几年的经验,以至于让白风差点忘记,那是他的身体,不是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 剑法因人而异,同样的剑法,不同的人来练自然会不同。

     自己就是太刻意去模仿了,而忘却自己的身体和其余人可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 解决这个问题很简单,只需要稍微改变一下出剑的角度,以及发力方式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 “铮!”

     一道剑光蓦然出现。

     这一出鞘,白风就停不下来了。

     时而剑如白蛇吐信,嘶嘶破风,又如游龙穿梭,行走四身,时而轻盈如燕,点剑而起,时而骤如闪电,落叶纷崩,真是只见剑光交错,却不见剑身。

     “这么厉害?”

     云凌可两女已经看呆了,白风舞剑的姿势不是很优美,比不上观赏的剑技,但却有种别样的绚丽!

     白风感觉随着自己一一改正那几处破绽,自身的剑法也越来越娴熟,使用起来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 白风一声大喝,手中剑如蛟龙,对准前方一株两人合抱的柳树刺了下去。

 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 没有太大的声响,整柄剑轻而易举的刺入柳树,直没剑柄!

     “假的吧?”

     两女对视一眼,眼神中充满了震惊。

     “这才是真正的高手!我决定了,我要拜师!”

     云凌可挥了挥小拳头,一脸雀跃。

     “不错,终于剑术更上一层楼,达到炉火纯青的巅峰了,只差一个契机就能一举迈上大成!”

     白风对修改后的基础剑法领悟更深了,刚才那一剑看起来轻而易举,但却是白风全身力量集中在一个点上爆发的最强一剑!

     一剑出手,白风不管是力量还是精神都萎靡不振,感觉几天没睡觉一般。

     “你好厉害啊!能教我吗?我可以拜师的。”

     云凌可见白风停了下来,急忙上前说道。

     白风清醒过来后已经发现这两人了,只不过她们没有过来打扰自己,白风也当作看不见。

     “凭什么?”

     白风神色平静的问道。

     “我可以拜师啊,还可以每个月出五万的学费。”

     云凌可满不在乎的说道。

     “法不可轻传,死了这条心吧。”

     白风冷淡的说道,随后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 “等等!你这人怎么这样?”

     余梦茂看见白风这态度顿时不爽了,走到白风面前挡住去路。

     “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白风不为所动,冷冷的盯着余梦茂。

     “现在什么年代了,还抱着那套老旧的思想,就算你剑法高超那又怎么样?能比得上枪支弹药吗?”

     余梦茂瞪着白风说道。

     “况且看你的样子,经济条件也不是很好吧,只要你教她练剑,每个月可以得到五万块的教学费,这个价钱完全可以请到帝国的剑术比赛冠军了。”

     余梦茂相信经过自己这么一说,白风肯定会同意的,毕竟这么好的差事可不好找。

     “没兴趣,既然你能找到剑术冠军,那你就去让他教吧。”

     白风没有心情再谈下去,现在自己只想好好的睡一觉。

     “凌可这人太高傲了,当改天我给你请一个剑术冠军来教你,肯定比这小子厉害!”

     余梦茂气恼,没想到这人油盐不进。

     “莫名其妙,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,怎么有闲工夫来陪两个小女孩玩过家家。”

     白风心里想着,随后慢悠悠的回到家里。

     回家舒舒服服的洗了个热水澡,顿时感觉一身疲惫减轻不少,躺在客厅沙发上看着电视。

     “咯咯!”

     大公鸡也贼眉鼠眼的走了出来,跳到一处板凳上一屁股坐下,也老神在在的看着电视。

     “果然是五个光环的生物,做事都不同凡响啊。”

     白风一头黑线,怎么感觉这只鸡这么人性化。

     “风哥,中午有时间吗?我在花园餐厅等你。”

     谢尉争打来电话说道。

     “好,等下我过来。”

     白风眼里闪过一抹思索,不知谢尉争等人查到了什么,这么郑重的样子,看来那伙人来头不小啊。

     不过那又如何?自己和对方已经是不死不休的仇恨了,只能以一方彻底消失才能化解!

     白风看了下时间,已经差不多了,当下出门打了个出租车前往花园餐厅。

     花园餐厅是一座修建在公园里的餐厅,消费不是太贵,很受中产阶级的人欢迎。

     白风信步走进花园餐厅,给谢尉争打了一个电话过去,问他在哪儿。

     没过一会儿,谢尉争就从楼上下来了。

     “风哥,让您就等了。”

     谢尉争上前,恭敬的说道。

     自从看到白风那非人的一脚之后,谢尉争就把节操扔了。

     “嗯,上去说吧。”

     白风点点头,示意谢尉争带路。

     “说说吧,查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 白风坐在主座上,手指轻轻敲打着桌子。

     “经过您的描述,只有一个人符合要求,这是照片。”

     谢尉争把手机递给白风,手机上有一张图片,有些模糊,看来是偷拍的。

     但白风却是一眼就确定,这人正是自己要找的人!

     “他的身份?”

     白风沉声询问到。

     “对方是猛虎会的主事人,道上外号暴龙秦虎,手下产业庞大,东灵市超过三分之一以上的酒吧,KTV,洗脚城都有猛虎会的入股,此外打手众多。”

     “这还不是最关键的,传闻秦虎黑白两道里都有通天关系,而且猛虎会里枪支弹药为数不少。”

     谢尉争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 “这倒是有些不好办啊,能查到他人住哪里吗?”

     白风脸色郑重,这可是块硬骨头啊。

     “查不到,对方太谨慎了,住处太多。”

     谢尉争满脸无奈之色。

     “不过最近倒是有一个消息传出来,说是暴龙秦虎的一批货被人劫走了,最近秦虎手下的人都在寻找那批货,或许可以从这方面入手。”

     谢尉争拍了一下头,而后说道。